2011年 十佳好人好事评选

开启心窗

发布日期:2012-05-30 点击数:1049

“看不到的颜色,是否叫彩虹?触不到的拥抱,是否叫微风?”盲人由于视觉的缺损,对生命的感知存在障碍。可是……

“小李,我看到了,你的花是盛开的。”小胡高兴地大笑。

“对的,对的。你拍的是个花苞吧?”

他们是盲童学校的小胡和小李,他们在用手指“看”着自己的作品。

对他们来说,从未见过世界的色彩,既无法触摸宏大的万里长城,也不能准确感知微小的蓓蕾。是摄影,给他们打开了一扇新窗。无法用眼睛取景?老师利用“声音定位仪”帮助他们;无法看到自己的作品?红花与绿蓓蕾相依的照片《红肥绿瘦》,依花朵的走势用盲文点作标志,“含苞待放”、“宏伟壮阔”从此可以触摸……《蝶恋花》、《朱颜》……诗意的美丽,映衬着残障孩子纯真开心的笑脸,也让社会各界的参观者叹为观止。

曾经家长常常忧虑地对老师说“我们走了,孩子怎么办呢?”

今日……

“活在当下,今日我用摄影给孩子带去快乐,明日即使我们走后,摄影依然能让他快乐。”何妈妈微笑着摸摸小何的头,看着他摆弄相机。

30岁的小何,智商不到50,算不清楚10以内的加减法。但一拿起专业相机,举手投足间颇有一点专业气质。在他的镜头中,粉红的串串红花节节高,金黄的向日葵沐浴阳光,传递出浓浓的温暖情绪。小何父母介绍,孩子被确诊为智障后,智商再没有提高过,全家长期生活很压抑,但自从老师把他领进摄影的大门后,他的潜能不断被激发。现在每次参加阳光之家的活动,他都热情地为残疾朋友拍照,冲印出照片后还自我欣赏,并在照片背面写上日期、地点并签名送给朋友们,这份享受让他很快乐。他的快乐感染着整个家庭,让家庭走出阴霾走向阳光。他的快乐也让阳光之家的同伴们开始充满信心,相信自己有一天也能像小何一样。

这些感人故事的背后,有着一个默默辛勤耕耘的团队,他就是长宁区特殊教育指导中心摄影治疗团队。

团队带领着八位来自街道阳光之家、长宁初职校、长宁区辅读学校、上海市盲童学校的特殊教育机构学员,以摄影为载体,用镜头发现美,留下美。在拍摄过程中,频繁的社会交往让他们敞开心扉,由原先的绝望、忧郁转变为阳光、积极。

为了激发这群特殊孩子的潜能和信心,长宁区特殊教育指导中心以摄影方式提高孩子们的自我效能感,帮助他们融入社会。他们开始了为期五年的《家校合作开展特殊青少年摄影治疗的实证研究》项目,为患有生理心理病症的特殊青少年打开了一扇“镜头之窗”。在国外,艺术治疗早已蓬勃兴起,而国内却起步较晚,摄影治疗更是鲜有人进行专门研究,长宁区特殊教育指导中心的夏峰团队瞄准了这一突破口。他们的灵感最初就是来自于施融,希望施融的成功个案可以在家校合力下得到复制。他们说:“其实,不单是特殊青少年,每一个孩子都应该在各自爱好的领域里体验成功,自尊自信。”

123日,是国际残疾人日。摄影治疗团队为了帮残疾孩子点燃梦想,在上海明圆文化艺术中心举办了一场名为《心灵如花盛开》的摄影展。一幅幅震撼人心的花卉照片,诉说着8名智障青少年和盲童的特殊康复历程,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影响力。摄影展受到韩正市长、殷一璀副书记、沈晓明副市长的重视,以不同方式关心并祝贺摄影展圆满成功。《解放日报》等许多媒体进行了报道,其中《文汇报》以头版、《上海教育》用四个版面进行了摄影展报道,参与项目的四位同学还成为了“2011上海教育年度新闻人物候选人”。

1224日,是西方传统节日平安夜。在摄影巡展第二站开幕的同时,长宁区特殊教育指导中心也为区域内的特殊孩子组织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摄影亲子活动,特意邀请来东华大学摄影系黄晓昭老师来对特殊学生进行专业级的辅导。虽然孩子们身有残障,但在他们的镜头中各种花卉犹如被重新赋予了生命,向人们传递着浓浓的温暖情绪。不只学生积极投入到拍摄活动,家长也兴致盎然地陪同孩子一起学习起摄影,并现场协助孩子一同拍摄。此次活动,不仅是学生和老师的互动,也成为了学生家庭间的互动。目前,“摄影治疗”项目在长宁区特殊教育指导中心摄影治疗团队的努力下,正在不断推进中。

为智障孩子和盲童举行摄影展,是《家校合作开展特殊青少年摄影治疗的实证研究》的初步成果。虽然孩子身体或者智力残疾,但他们同样拥有快乐和幸福的权利,帮他们更好融入社会,是特殊教育的重要目标之一。而数码摄影、微距摄影降低了入门门槛,让特殊孩子也有所作为,拥有成功和自信。

施融妈妈说:“摄影的作用让我们家长阳光了,我们阳光了,孩子才会阳光。”

    “摄影治疗”项目让特殊青少年快乐自信,更让其背后的一个个特殊家庭充满了幸福感。